百度自动驾驶车队下沉沧州

原标题:百度自动驾驶车队下沉沧州 | 海斌访谈

百度自动驾驶车队下沉沧州

  沧州的市民现在可以薅百度自动驾驶车辆的羊毛了。

  8月21日,百度在河北省沧州市开放其Apollo Go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。在沧州的高铁站、沧州博物馆、星级酒店等重要地方,百度及其合作伙伴云图科技设置了55个上下车乘车站点,路线覆盖了沧州市的核心区域

  沧州由此成为中国北方第一个开展自动驾驶载人运营的城市。在今年四月份,百度在湖南长沙市全面开放了试乘服务。据百度自动驾驶业务的工作人员介绍,该公司在沧州投放了30辆前装量产的红旗纯电自动驾驶SUV。

  “这些车辆在设计阶段就为自动驾驶量产做了大改,内部完全不同了,只是看上去壳子还是红旗的壳子”,云图科技的CEO汤祎巍对记者表示。云图科技负责运营百度在沧州的自动驾驶车队。平均而言,一辆用于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车辆,购车成本加上改造成本,可能高达百万。

  百度地图APP和百度APP小程序目前是自动驾驶业务的两个端口。在百度地图注册用户后,市民可以一键呼叫自动驾驶出租车,而且现阶段可免费搭乘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试乘了包括沧州高铁西站至博物馆在内的数个区间,车上主副驾驶位置均有一位安全员,行驶过程中安全员双手可以全程离开方向盘,车辆自主运行。唯一的例外是,我所搭乘的出租车在一个道路拐弯处遭遇了其他车辆加塞,为了避免我这个乘客陪同他们长时间堵车,安全员临时介入了驾驶。

  这些试乘过程,将为百度积累车辆测试里程。自动驾驶车辆需要长期的道路测试,以训练并使智能系统辨识各类路况,并灵活处理突发情况。

  在自动驾驶的赛道上,美国Alphabet(谷歌母公司)旗下的Waymo、通用汽车收购的Cruise以及百度等数家企业跑在了前面。百度的Apollo是中国最大的自动驾驶开放平台,截至目前它取得了超过150张自动驾驶路测牌照,测试车队规模大概500辆,测试里程超过了600万公里。

  即便如此,这些头部企业距离完全自动驾驶,都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自动驾驶当下的一个关键瓶颈是,单车智能难以独立达成这一目标。比如,车载的激光雷达和摄像头不足以对全部复杂路况做出及时反馈,一些极端场景还是难以突破,比如绿叶遮住了红绿灯,夕阳和红绿灯在同一视野,单车智能会非常吃力。智能化的道路,同样不可或缺。车辆和道路的协同,是下一个需要突破的关口。

  沧州的道路智能化改造刚刚起步。在自动驾驶的部分路段,红绿灯的灯杆上已经安装了检测设备,将实时的路况信息传递给车辆,帮助后者做出更全面和安全的驾驶决策。

  这显然已经超过了单个企业的能力范畴,道路的智能化改造需要地方政府介入,以协调规划和路政等部门。这既是个漫长过程,也需要地方为此做出财政投入。

  地方政府的积极性也许在于,自动驾驶落地会成为城市改造的契机。

  以人口计,沧州仅是中国的三线城市。过去几年时间里,它同样见证了资产价格的起起落落。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我,在沧州市最繁华的运河区,新房的每平方米价格已经从1.7万元回落到了现在的1.4万元左右。

  “房住不炒”的政策基调下,沧州及时抓住了出行领域和人工智能的契机。当然,这意味着它首先要为此投入大量的资源。百度这样的企业为沧州带来的,则是房地产之外,城市的另一种可能。

(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)

(责任编辑:DF524)

文章标题: 百度自动驾驶车队下沉沧州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yuraovo.cn/757.html